left-back

Bitget 的 AML/KYC 政策

亲爱的全球Bitgetters,

 

请仔细阅读 Bitget 的 AML/KYC 政策。

Bitget 的 AML/KYC 政策和程序 

本政策涉及Bitget反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AML/KYC ”)政策和程序。本政策仅用于提供一般信息,对 Bitget 和/或任何其他人(自然人或其他人)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

 

A. Bitget 的 AML/KYC工作原则和方法

Bitget 致力于支持 AML/KYC 工作,原则上包括:

  1. 在与我们的客户以及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打交道时开展尽职调查;
  2. 按照高道德标准开展业务,并尽可能防止建立任何与(或可能与)洗钱或资助恐怖主义有关的业务关系;
  3. 我们将尽最大可能协助并配合相关法律授权,防止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的威胁。

 

B. Bitget 的风险评估和风险缓解方法

风险评估

我们设想大多数客户为散户,并将自本政策之日起主要在开曼群岛开展业务。

在这方面,我们会:

a. 记录和/或收集有关以下方面的文件:

  1. 客户的身份;
  2. 客户来自或所在的国家或司法管辖区;和 

b. 确保在我们的知识、技能和能力范围内,根据指定个人和实体清单,对我们的客户、客户的关联人士、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客户的实益拥有人进行评估和筛查,该清单包括以下类别:

  1.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2. 刚果人民共和国;
  3. 伊朗;
  4. 利比亚;
  5. 索马里;
  6. 南苏丹;
  7. 苏丹;
  8. 也门;
  9. 联合国 1267/1989 基地组织名单;
  10. 联合国 1988 年塔利班名单;
  11. 《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法案第一附件》(Cap.325.)

 

风险缓解

我们将不与确认符合指定个人和实体清单身份的任何人打交道。

 

C. 我们对新产品、实践和技术采取的方针

我们将就以下方面可能出现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的识别和评估获得适当的建议:

  1. 新产品和新业务实践的开发,包括新的交付机制;
  2. 对新技术和已存在的新技术或开发中技术的使用

我们将特别关注任何有利于匿名的新产品和新业务实践,包括新的交付机制和新技术或正在开发的技术,例如有利于匿名的数字代币(无论是证券型、支付型和/或实用型代币)。

 

D. 我们对客户尽职调查 (CDD) 采取的方针

我们不开立、维护或接受匿名账户或假名账户。

如果我们有任何合理理由怀疑客户的资产或资金来自毒品交易或犯罪行为的收益,我们不会与该客户建立业务关系或与其进行交易。对于此类交易,我们将提供一份可疑交易报告并将副本提供给相关的金融情报部门。

我们将针对以下情形执行客户尽职调查:

  1. 当我们与任何客户建立业务关系时;
  2. 当我们与未和我们建立业务关系的任何客户进行任何交易时;
  3. 当我们通过价值转移手段向未和我们建立业务关系的任何客户支付加密货币或接收其加密货币付款时;
  4. 当我们怀疑存在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时;
  5. 当我们对任何信息的真实性或充分性存疑时;

当我们怀疑有2笔或2笔以上的交易是(或可能是)彼此相关、关联,或是故意将单笔交易拆分为较小交易以规避防止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措施时,会将交易视为单笔交易并对其价值进行汇总,以遵守防止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的原则。

 

识别客户身份

我们将识别每一位客户的身份。

为了识别客户身份,我们将至少获取以下信息:

  1. 客户的全名,包括别名;
  2. 其唯一身份识别号码(如身份证号码、出生证明号码或护照号码,或者如果客户不是自然人,则获取其商业登记号码);或
  3. 客户注册地址或注册营业地址(如适用),以及其主要营业地点(如与上述地址不同);

以及

  1. 其出生日期、成立日期、组建日期或注册日期;和
  2. 国籍、注册地或登记地

客户为法人或法律安排的,我们除获取上述相关信息外,还将明确其法律形式、章程以及规范和约束该法人或法律安排的权力;我们还将至少获取每个关联方的以下信息,以此来识别其关联方(例如,董事、合伙人和/或具有执行权限的人员):

  1. 全名,包括别名;及
  2. 唯一身份识别号码(如关联方的身份证号码、出生证明号码或护照号码)。

 

验证客户身份

我们将使用可靠、独立的来源数据、文件或信息来验证客户的身份。如果我们的客户是法人或法律安排,我们将使用可靠、独立的来源数据、文件或信息来验证监管和约束客户的法律形式、存在证明、章程和权力。

 

识别和验证被委任代表

 客户行事的自然人

如果客户指定 1 个或多个自然人代表其与我们建立业务关系,或者如果客户不是自然人,我们将:

a. 通过获取以下信息来识别代表客户行事或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每个自然人:

  1. 全名;
  2. 唯一身份识别号码;
  3. 住址;
  4. 出生日期;
  5. 国籍;以及

b. 使用可靠、独立的来源数据、文件来验证上述自然人的身份,或

我们还将通过以下方式验证每个被委任代表我们客户行事的自然人获得了正当授权:

  1. 客户授权指定该自然人的适当证明文件;
  2. 每个自然人的签名样本

如果客户是政府实体,我们将仅获取确认客户为所声称政府实体的必要信息。

 

识别和验证实益拥有人

如果存在与客户有关的任何实益拥有人,我们将开展问询。

如果客户有 1 个或多个实益拥有人,我们将识别实益拥有人并采取合理措施,使用从可靠、独立来源获得的相关信息或数据验证实益拥有人的身份。我们将:

如果客户是法人——

  1. 识别最终单独或共同拥有该法人的自然人;
  2. 如果对最终拥有法人的自然人是否为实益拥有人存有疑问,或者不存在最终拥有法人的自然人,则识别最终控制该法人或对该法人具有最终有效控制权的自然人(如适用)身份;
  3. 未识别出此类自然人的,则识别在该法人中具有执行权的自然人身份;

如果客户是法律安排——

  1. 对于信托,识别委托人、受托人、保护人(如适用)、受益人及对信托行使最终所有权、最终控制权或最终有效控制权的任何自然人的身份;和
  2. 对于其他类型的法律安排,则识别同等职位人员的身份。

如果客户不是自然人,我们将识别客户业务的性质、所有权和控制结构。

如果存在以下客户的实益拥有人,则无需开展询问:

  1. 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实体;
  2. 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且需遵守监管披露要求和实益拥有人充分透明度要求的;
  3. 金融机构;
  4. 符合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规定标准的 AML/CFT合规性要求并受其监管的金融机构;或
  5. 管理者为金融机构或符合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规定标准的AML/CFT 合规性要求并受其监管的投资工具;

除非我们怀疑客户尽职调查信息的真实性,或怀疑我们的客户、与客户的业务关系或为客户进行的交易可能与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有关。

我们还将记录我们的判定依据。

有关在未开立账户情况下所开展业务关系和交易的目的及预期性质的信息*

我们在处理建立业务关系或进行未开立账户交易的申请时,应了解并酌情从客户处获取有关业务关系或交易的目的和预期性质的信息。

审查未开立账户的交易 *

我们在未开立账户的情况下为客户进行一项或多项交易(“当前交易”)时,将审查该客户此前进行的交易,以确保当前交易符合我们对客户、客户业务、风险状况以及资金来源(如适用)的了解。

如果我们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支付服务提供商应审查在建立业务关系之前进行的任何交易,以确保该业务关系符合我们对客户、客户业务、风险状况以及资金来源(如适用)的了解。

我们将特别关注所有在未开立账户的情况下开展的情况复杂、规模过大、存在异常且无明显经济或合法目的的交易模式。我们将尽可能调查上述交易的背景和目的,并记录其调查结果,以便在有需要时向有关当局提供这些信息。

为了审查未开设账户的交易,我们将建立并实施与支付服务提供商的规模和复杂性相称的适当系统和流程,以便:

  1. 监控其在未为客户开户的情况下进行的交易;和
  2. 检测并报告在未开立账户的情况下开展的可疑、复杂、规模过大且存在异常的交易模式

有合理理由怀疑在未开户的情况下为客户进行的交易与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有关,而我们认为适合进行该交易的,支付服务提供商应当证实并记录进行该交易的原因。

 

持续监控

我们将持续监控与客户的业务关系。在与客户的业务关系过程中,我们将观察客户账户的行为,并审查在整个业务关系过程中进行的交易,以确保该业务关系符合我们对客户、客户业务、风险状况以及资金来源(如适用)的了解。

如果交易涉及与非以下性质的实体之间的数字支付代币转账与收款,我们将采取风险缓解措施:

  1. 金融机构;或
  2. 符合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规定标准的 AML/CFT 合规性要求并受其监管的金融机构;或

我们将特别关注所有在业务关系期间开展的情况复杂、规模过大、模式异常且无明显经济或合法目的的交易。我们将尽可能调查上述交易的背景和目的,并记录其调查结果,以便在有需要时向有关当局提供这些信息。

为进行持续监测,我们将建立并实施与支付服务提供商的规模和复杂性相称的适当系统和流程,以便:

  1. 监控与客户的业务关系;和
  2. 检测并报告在业务关系期间开展的可疑、复杂、规模过大且存在异常的交易模式。

我们将通过对现有客户尽职调查数据、文件和信息进行审查(特别是针对高风险类别的客户)来确保就客户、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客户的关联方和客户的实益拥有人获得的客户尽职调查数据、文件和信息切合要求且具有时效性。

如果有任何合理理由怀疑与客户的现有业务关系涉及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而我们认为保留该客户是恰当的做法,则:

  1. 我们将证实并记录保留客户的原因;且
  2. 针对客户与我们的业务关系采取相应的风险缓解措施,包括加强持续监控。

当我们评估客户或与客户的业务关系具有较高风险时,支付服务提供商应增强客户尽职调查措施,其中包括就保留该客户寻求我公司高级管理层的批准。

针对非面对面业务关系或在未开立账户情形下进行的非面对面交易的客户开展的尽职调查措施 *

我们将制定政策和程序,以解决在未开立账户的情况下与客户建立非面对面业务关系或非面对面交易(“非面对面业务联系”)所含的具体风险。

在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以及开展持续的尽职调查时,我们将实施这些政策和程序。

在没有面对面接触的情况下,支付服务提供商应执行至少与面对面接触时要求执行的措施同等严格的客户尽职调查措施。

支付服务提供商进行首次非面对面业务接触时,支付服务提供商应自费聘请外部审计师或独立合格顾问评估政策和程序的有效性,包括任何用于管理假冒风险的技术解决方案的有效性。

我们将任命外部审计师或独立合格顾问对新政策和程序进行评估,并在政策和程序变更实施后一年内向管理局提交评估报告。

作为支付服务提供商收购方对已采取措施的依赖

当我们(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收购方)全部或部分收购其他支付服务提供商的业务时,我们将对收购时通过该业务获得的客户执行措施,除非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收购方已经:

  1. 获取所有相应的客户记录(包括客户尽职调查信息),并且对所获取信息的真实性或充分性不存在怀疑或关切;和
  2. 进行尽职调查,但作为支付服务提供商收购方未对其现在收购的业务或其部分业务之前采取的 AML/CFT 措施的充分性提出任何疑问,并将上述过程记录在案。

 

非账户持有人措施 *

与未和我们以其他方式建立业务关系的任何客户进行任何交易时,我们将:

  1. 如同客户已向支付服务提供商申请建立业务关系一样执行客户尽职调查措施;和
  2. 记录相关交易的充分细节,以便重建交易,包括交易的性质和日期、涉及的货币种类和金额、起息日以及收款人或受益人的详细信息

 

验证时

我们将在以下情形发生之前,先完成对客户、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以及客户的实益拥有人的身份验证:

  1. 支付服务提供商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
  2. 支付服务提供商为未通过其他方式与支付服务提供商建立业务关系的客户开展交易;
  3. 支付服务提供商通过价值转移方式向未通过其他方式与支付服务提供商建立业务关系的客户支付数字支付代币或接收其数字支付代币付款。

如果发生以下情形,支付服务提供商可在完成对客户、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以及客户的实益拥有人的身份验证之前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

  1. 为避免中断正常的业务运营,必须延迟完成验证;及
  2. 支付服务提供商可有效管理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风险

如果我们在验证客户身份、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以及客户的实益拥有人身份之前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我们将:

  1.  制定和实施有关在身份验证之前建立此类业务关系的条件的内部风险管理政策和程序;并
  2. 在合理时间范围内尽快完成此类验证

 

如果未完成身份验证措施

如果我们无法按要求完成验证措施,我们将不会开始或继续保持与任何客户的业务关系,或为任何客户进行任何交易。

在我们无法完成措施的情况下,支付服务提供商应考虑情况是否可疑,以保证发起可疑交易报告。

完成措施是指支付服务提供商已获得、筛查和验证(包括第 6.43 和 6.44 款允许的延迟验证)第 6、7 和 8 款规定的所有必要客户尽职调查信息,并且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所有与此类必要客户尽职调查信息有关的查询均收到了满意答复。

 

联名账户

在联名账户的情况下,我们将视每一位联名的客户如同支付服务提供商的独立客户,对所有联名账户持有人执行客户尽职调查措施。

 

筛查

我们将对照相关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信息来源以及监管机构为确定客户是否存在任何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风险的目的而提供的清单和信息,对客户、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客户的关联方和客户的实益拥有人进行的筛查。

我们将在以下时间节点开展人员筛查:

  1. 在我们与任何客户建立业务关系时开展,或在建立业务关系后合理可行范围内尽快开展。
  2. 在我们为任何未通过其他方式与支付服务提供商建立业务关系的客户进行任何交易之前;
  3. 在我们通过价值转移手段向未通过其他方式和我们建立业务关系的任何客户支付加密货币或接收其加密货币付款之前;
  4. 在我们与客户建立业务关系后定期开展;和
  5. 在以下内容发生任何更改或更新时开展:

a.管理当局向支付服务提供商提供的名单及资料;或

b.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自然人、客户的关联方或实益拥有人

 

我们将对照监管机构为确定客户是否存在任何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风险的目的而提供的清单和信息,筛查所有价值转移发起人和价值转移受益人。

 

我们将记录所有筛查结果。

 

D. 我们对于强化客户尽职调查 (CDD) 的方针

政治公众人物

我们将使用所有合理的方式来确定客户、被委任代表客户行事的任何自然人、客户的任何关联方或客户的任何实益拥有人是否是政治公众人物或政治公众人物的家人或与政治公众人物存在密切关系。

 

如果客户或客户的任何实益拥有人被我们确定为政治公众人物或政治公众人物的家人或与政治公众人物存在密切关系,则除了执行客户尽职调查措施外,我们还将至少执行以下强化尽职调查措施:

  1. 在与客户建立和继续保持业务关系时应获得高级管理层的批准;
  2. 以合理的方式确定客户和客户的任何实益拥有人的财富来源和资金来源;并
  3. 在与客户保持业务关系过程中,加强对与客户业务关系的监控。我们将对任何看似异常的交易加强监管和提高定性等级 

 

更高的风险类别

我们认识到,客户存在或可能存在较高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风险的情形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情况:

  1. 如果客户或客户的任何实益拥有人来自或位于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要求采取反制措施的国家或司法管辖区,支付服务提供商应认定与任何此类客户的任何业务关系或交易存在更高的洗钱或资助恐怖主义风险;
  2. 如果客户或客户的任何实益拥有人来自或位于支付服务提供商自行确定或由管理当局或其他外国监管机构通知支付服务提供商的已知 AML/CFT 措施不力的管辖区,则支付服务提供商应评估任何此类客户是否存在较高的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风险

我们将针对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较高的客户或管理当局通知我们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较高的任何客户强化客户尽职调查。

 

E.我们对不记名可转让票据和限制现金支付的方针

我们不会以不记名可转让票据的形式支付任何金额的款项。

我们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不会支付任何金额的现金。

 

F.我们对价值转移的方针(根据要求实施)*

如果我们是执行支付指令的机构,在进行价值转移之前,我们将:

  1. 识别价值转移发起人并采取合理措施验证其身份(如果我们尚未这样做);并
  2. 记录价值转移的充分细节,包括但不限于价值转移的日期、转移的数字支付代币的类型和价值以及起息日。

 

如果我们是执行支付指令的机构,我们将在价值转移随附说明或相关说明中备注:

  1. 价值转移发起人名称;
  2. 价值转移发起人的账号(或唯一交易参考号,如适用);
  3. 价值转移受益人名称;
  4. 价值转移受益人的账号(或唯一交易参考号,如适用)。

 

超过特定阈值的价值转移

对于超过特定阈值的价值转移,如果我们是执行支付指令的机构,我们将识别价值转移发起人并验证其身份,在价值转移随附说明或相关说明中备注以下任何信息:

  1. 价值转移发起人的:
  2. 居住地址,或
  3. 注册或营业地址,以及其主要营业地点(如与上述地址不同);
  4. 价值转移发起人的唯一身份标识号;或
  5. 价值转移的出生、成立或登记的日期和地点

 

我们将立即、安全地向收款机构提交所有价值转移发起人和价值转移受益人信息,并将所有此类信息记录在案。如果我们作为执行支付指令的机构无法遵守要求,我们将不执行该价值转移。

如果我们是收款机构,我们将采取合理措施识别缺少所需价值转移发起人或所需价值转移受益机构的价值转移。

对于我们作为受益机构以现金或现金等价物向价值转移受益人支付所转移数字支付代币的价值转移,我们将识别并验证价值转移受益人的身份(如果身份之前没有经过验证)。

在执行缺少所需价值转移发起人或价值转移受益人信息的价值转移之前,我们将始终进行审查,并记录我们的后续行动。*

如果我们是中介机构,我们将保留与价值转移有关的所有信息。

当我们作为中介机构向其他中介机构或受益机构进行价值转移时,我们应立即安全地向该其他中介机构或受益机构提供价值转移随附的信息。

如果我们是接收中介机构,我们将保留从执行支付指令机构或其他中介机构收到的所有信息记录,保留期限至少为五年。

在直通式处理时我们将采取合理措施,识别出缺少所需价值转移发起人或价值转移受益人信息的价值转移。

 

G. 记录保存

我们将根据需要将适当的记录保存至少 5 年。

 

H. 个人资料 * 

我们将按照规定的方式保护客户的个人数据。

 

I.可疑交易报告(“STR”) 

我们将根据法律要求通知相关部门并提交可疑交易报告。我们还将保留与所有此类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相关的所有记录和交易。

 

J. 我们的合规、审计和培训政策

除其他事项外,我们将在管理层任命一名 AML/CFT 合规官,维持独立的审计职能,并采取积极措施定期对我们的员工进行 AML/CFT 事宜的培训。

 

K. 全企业范围的洗钱/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评估

我们将分 3 个阶段在全企业范围内开展洗钱/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评估

阶段 1:评估固有风险

我们将评估与我们相关的固有风险:

  1. 客户或实体:我们将针对客户和/或与我们打交道的实体开展评估;
  2. 产品或服务:我们将关注在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服务中的服务对象;
  3. 地域层面:我们不会与指定个人和实体清单身份的客户打交道。

阶段 2:评估缓解控制

我们将评估与上述有关的缓解控制措施,优先监控所有可疑的客户,然后进行强化尽职调查。

阶段 3:评估剩余风险

我们将在评估缓解控制后评估我们的剩余风险。

 

 

Bitget 团队

 

【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量化做市场合作:[email protected] 

 

【官方渠道】

Telegram